服务热线:

400-123-4567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迪弗洛教授热衷于关心实务

作者:bjygfzmy.com发布时间:2019-10-17 13:24

10月14日,据诺贝尔奖官网消息,瑞典斯德哥尔摩本地 时间14日中午,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获奖者为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斯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以表扬 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其中,埃斯特·迪弗洛(Esther Duflo)是最年轻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是第二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女性得主。班纳吉迪弗洛是夫妻,并且 同在麻省理工学院(MIT)任职。2003年,班纳吉和迪弗洛联合创建 阿卜杜勒·拉蒂夫·贾米尔贫困行动实验室(J-PAL),并一直配合 为该实验室提供指导。J-PAL实验室的任务是确保扶贫政策的制定基于科学依据,从而减少贫困人口。本文是《对照》研究部主管陈永伟彼时揭橥 在《治理 学家》上的一篇文章,介绍了埃斯特·迪弗洛的进献 。

 

 

陈永伟/文 经济学界似乎正在经历着一场“女权运动”,在女性学者奥斯特罗姆( Elinor Ostrom)同威廉姆森( Oliver E. Williamson)分享了2009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后,又一项经济学界的重量级奖项落到了女性头上。2010年4月24日,美国经济协会揭晓了今年克拉克奖,获奖者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女性经济学家埃斯特·迪弗洛(Esther Duflo)。

克拉克奖设立于1947年,最初为每两年评选一次(1953年因故没有评奖),最近改为了每年评选一次。获奖人须为40岁以下、为经济学思想和知识做出卓越进献 的年轻经济学家。在克拉克奖得主中,已经出生 了十位诺贝尔奖得主—萨缪尔森(PauA. Samuelson)、弗里德曼( Milton Friedman)、克鲁格曼( Paul R. Krugman)等,都曾经是克拉克奖得主。由于克拉克奖在学术界有着很重的分量,又加之其和诺贝尔奖有着极年夜 的相关性,因此在经济学界,克拉克奖素有“小诺贝尔奖”之称。由于其对于成长 经济学的卓越进献 ,迪弗洛教授得到“克拉克奖”是实至名归。

埃斯特·迪弗洛1972年出身 于法国,早年曾就读于著名的巴黎高等 师范学校 ,并于1999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上届克拉克奖得主西兹 (Seaz )和迪弗洛同一年卒业 于巴黎高等 师范,并与其在同一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不克不及 不说是一年夜 巧合。卒业 后,迪弗洛留在麻省理工学院任教至今,目前担负 该校的阿卜杜尔·拉提夫雅米尔教授, 同时兼任阿卜杜尔·拉提夫·雅米尔贫困行为实验室主任。在多年的研究和教学中,迪弗洛教授应用新的办法 ,影响了成长 经济学的进程。同时,欧洲杯滚球,迪弗洛教授热衷于关怀 实务,尤其是反贫困 工作,为多个成长 中国度 政府提供了相关的政策建议,对这些国度 的成长 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由于迪弗洛教授在理论研究和政策实践方面都有杰出进献 ,因此近年来也获得了年夜 量荣誉:她是麦克·阿瑟奖金的获得者、第一个卡尔沃·阿曼戈尔国际奖的获得者、美国文理学会会员。2009年1月,她受邀在法国科学院揭橥 演说,成为了在这一学术圣地数百年历史上揭橥 演说的最年轻女性。

从宏不雅 到微不雅 :成长 经济学的转向

成长 经济学是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它的研究对象主要是“成长 中国度 ” (或者说“欠蓬勃 国度 ”)的经济成长 问题,其关怀 的课题基本囊括了这些国度 成长 进程 中可能遇到的所有问题,如资本如何积累、人力资源如何开发、工业化与农业化如何进行、人口在部分 间如何流动、对外贸易如何开展、国外资源如何利用、财务 政策与政策如何制定、计划与市场如何协调、成长 的优先顺序如何选择……

二战之后,随着世界殖民体系的瓦解 ,年夜 批殖民地纷纷 自力 成为国度 ,这些新兴的国度 究竟应该采取 怎样的成长 途径 成为了其时 世界经济学界的主要议题之一。正是在这种配景 下,研究成长 问题的“成长 经济学” 曾在20世纪50、60年代盛极一时,成长 经济学家们纷纷 成为了列国 政要的座上宾,游走于列国 政界和学界,其风光很令其他领域的经济学家们羡慕。

不过 ,成长 经济学家们的好日子似乎没有连续 很长时间。到20世纪80、90年代,曾经繁华 的成长 经济学似乎被抛到了让学术圈遗忘的角落,甚至有著名经济学家宣称“成长 经济学作为一个研究领域已经死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成长 经济学由盛转衰呢?

首先是实践方面,在成长 经济学兴盛的数十年间,无数的成长 经济学家依据 自己富厚 的经济学知识,为世界列国 的成长 开出了无数的药方,但这些药方似乎并没有收到他们预期的效果。一方面,在这段时期内高速成长 的国度 所采取 的政策往往是不被主流的成长 经济学家们所认同的。一个我们熟悉的例子就是新加坡的成长 ——在新加坡的成长 中,国度 干预干与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不为信奉自由市场理论的主流成长 经济学家们所认同。因此, 新加坡成长 的胜利 就给了主流的成长 经济学以一记重拳。另一方面,从国别对照上看,同一成长 经济理论在列国 的应用效果却表示 出了重年夜 的差别 。市场化的策略在一些国度 收效很好,极年夜 匆匆进了这些国度 的成长 ,而在另一些国度 则带来了糜烂 滋生蔓延, 使得国度 成长 停滞不前。成长 经济理论的这种 “时灵时不灵”让其公信力年夜 打折扣。

推荐新闻:
Copyright(C) 2016-2020 欧洲杯滚球盘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